王兴于师

镇魂/全职/训诫/叶修cp杂食。圈名舟子,吃粮小透明。

第十四年:

别无所长,只剩吃饭的工具了。 


我想把新华网和澎湃给哥哥做的访问翻译出来,我希望每个镇魂女孩在聊到自己最喜欢的偶像时,用英语也能痛痛快快讲清楚:He is the best. 


每天工作之余翻一点,习惯性把稿子审三遍,所以每次都只能翻一小屏。


 尽量天天都发一些出来。


 澎湃专访链接:https://www.thepaper.cn/newsDetail_forward_2222022 


新华网专访链接:http://www.xinhuanet.com/ent/2018-07/08/c_1123092010.htm 


你是我最喜欢的状态,很抱歉过去不认识你,希望将来能为你做得更多更多。

我叶微笑侧颜杀!

感觉除了人物画的有一点丑,
剧情紧凑、场景特效用心、台词贴近原著、声优全员优秀,
综合起来我觉得非常棒,满足
决定二刷三刷n刷

本集感受到的cp:
高乔高、王叶王、喻叶喻、叶乔叶

姐妹们兄弟们,偶球球大家了,帮我们叶叶打榜吧

打火机:

一度领先,结果又被超了,不要让差距拉大,姐妹们,帮帮忙,感恩笔芯,无以为报QAQ


悠悠堇:



腾讯视频国漫——为叶修打榜!

操作步骤如下:
①下载/打开腾讯视频app,首页搜索框中搜索:叶修
②点击搜索页面中出现的粉色字样【进入doki】
③加入叶修doki,点击打榜,按照页面提示完成所有任务
④所有能看到的贴子尽量都去点赞和评论,帮助楼主获得更多心跳值
⑤切换QQ号/微信,重复以上步骤
此次打榜30号结束,操作非常非常简单,差距追起来也比较容易,大家赶快行动起来吧!


【bl/训诫】林府深深 07

【有sp训诫情节,注意避雷】
*祝仙女们年三十快乐!
*幼儿园文笔,接受批评。
*HE(ˊ˘ˋ*)
*追文请戳同名tag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7

却说老爷回了家,一直忙于年节的应酬,元宵过后几日,方才得了闲,便要开始查问少爷们的功课了。林珏是个玲珑聪慧的人,平时又用功,自是不怕,却担心竹笙这几月有所懈怠。去见老爷前一日,特意传他来,先查问一番,竹笙终于得了机会,把这几月不甚解的地方都问个明白,再理一遍,就能背个八九不离十。奈何问题积得多,两个人在书房一直待到了三更天。
第二日,老爷便传了二少爷、三少爷和两位少爷的伴读竹萧、竹笙,并族里的公子们。三少爷林珩也是一个用功的,所答皆可圈可点,竹萧是通透人,即使自己认真读了书,也不能在老爷面前盖过主子的风头,只是表现的不得咎。林珏的回答从来都是最出彩的,这次也不例外,竹笙的表现也在中上等。然而老爷却只是对三少爷大加称赞,连赏了他们主仆二人好些东西,而对林珏不置可否。
自家少爷在府里是如何尴尬,竹笙是知道的。然而这一次,如此明显的忽略,叫竹笙为少爷不平,却不敢表露出什么。而林珏却一脸云淡风轻,并未在意。
回了院,林珏把竹笙叫到面前,道“看你的眼圈,这些日子怕是一直熬夜读书吧。”听到竹笙应是,他又道:“难为你这么多日子,还能保证功课了。”
竹笙笑了笑,明白林珏话里是心疼了,本来想说不难为,但想起这几月的日子,却实在说不出口,只道:“竹笙谢少爷夸赞。”
“你想要我怎么赏你?”林珏柔声问。
竹笙知道机会终于来了,只觉得心里再也克制不住,伸出手抓紧了林珏,却是低下了头,支支吾吾不敢说。
“嗯?”林珏也懂了,只是想听竹笙亲口说出来。
“竹笙想,想,以后……还能伴着少爷去上先生的课,有不解就请先生和少爷讲授,再不要拖累少爷为我读书的事情熬夜费心了。”竹笙说完就发觉自己的脸颊变得滚烫。
林珏听着他委婉得不能再委婉的话,也觉得这些日子自己逼他逼的够多了。本来竹笙犯错,也有林珏平日太骄纵他的原因,林珏只打算和他讲讲理,按照平时的规矩罚他一次便是了。但想起多年随侍夫人身边的大丫鬟,就因为不小心弄错了老爷的喜好,便被逐出府们,随便配了一个小厮,不禁有些后怕。为了能让他懂得小心谨慎,长个教训,所以才狠下心,用最重的一种方式罚了他。
“回到我身边吧,小笙。”
“好”
那一刻,竹笙觉得这几个月的辛苦都烟消云散了。

之后林珏让竹笙回去休息,第二日再来。那日,竹笙久违的放松了神经,疲惫感就漫了上来,收拾妥当一切,几乎是倒在床上就睡了。第二日,竹笙来到林珏屋里时,已经稍晚,林珏已经在秋水的服侍下洗漱了。竹笙低眉上前行了一礼,林珏从镜中看了他一眼,只见竹笙一身素色布衣,仍是粗使下人的打扮,便玩笑道:“你这个样子,可是在和我置气?”
竹笙显然没明白林珏的意思,疑问似的抬头看他。
林珏被他痴痴的神色逗笑了,又道:“你且等着,一会儿我找几件我之前的衣裳给你。”
果然林珏收拾好了,叫秋水去翻他前几年的旧衣,不一会儿,秋水便捧了一包衣裳过来。林珏叫秋水下去,才让脱了外衫,亲自拿着衣裳叫他换上。竹笙不曾想他的少爷能屈尊伺候他换衣服,下意识的一躲。
林珏也知道他会有点别扭,拍了拍他的背,玩笑道:“站好别动,机会难得。”竹笙推辞了一下,却也由着林珏伺候着换上了衣服,又惶惶恐恐的起身,对着林珏躬身一礼。
林珏叹了口气,到底是两个月的刺激过大,还是竹笙心里不平,要表现出抗议,自己也不清楚。如今也只能好生安抚着。
接着下人们捧上了早饭。林珏不喜欢一个人用饭,总是要大丫鬟们陪着一起的。林珏拉竹笙坐在自己身边,竹笙坐了半边椅子,又只伺候林珏吃,自己一口未动,林珏被伺候的烦了,叫他吃,他才敢吃。之后,林珏便要照常的去给夫人请安,竹笙又是一阵推脱。
林珏有些恼了,训道:“刚把你叫回来,你就敢这么跟我置气了?”
竹笙显露出慌张又委屈的表情“竹笙不敢。”
“那你这是如何?”
“……”竹笙垂下头,咬着嘴唇,不说话了。
“你回话,再不回我可真恼了。”
秋水也在一边推推竹笙。竹笙却还是静默着,林珏不胜烦的用手抬起了他的脸,只见竹笙的一双眼睛,已经红了。
“这是怎么了?就这么怕夫人?”林珏的语气登时就软了。
竹笙知道自己太失态了,轻轻放下林珏的手,摇摇头,说道:“少爷原谅竹笙刚才的无礼,竹笙这就随少爷去请安。”
一路上,虽然面上竹笙表现如常,林珏还是感受到竹笙的恐惧,却也不说什么,宽慰似的握住他的手,竹笙的手一僵,过了一会儿才回握了他。
那日过后,竹笙重新受宠的消息又传遍了林府。却也是后话。

【喻叶/训诫】相依

【有训诫/sp情节,注意避雷】

*架空,大喻养小叶,私设如喜马拉雅

*真心喜欢他俩,但ooc是必然

*文笔超级超级差,接受批评

*送给眉毛,祝期末考试顺利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叶修被找了家长,准确的说,是代理家长,叶修父亲最亲密的战友的儿子——喻文州。

喻家长先是被愤怒的班主任劈头盖脸的训了半个多小时,之后,又被迫写下冗长的保证书,保证以后对叶修严加管教,这才被放出老师办公室。

  

“叶修,跟我回家。”

我竟天真的以为我不需要外链QAQ

【bl/训诫】林府深深 06

【有sp训诫情节,注意避雷】
*幼儿园文笔,接受批评。
*HE(ˊ˘ˋ*)
*本节又没拍QAQ
*追文请戳同名tag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6

日子如水般流过,却也没留下什么痕迹。转眼已是年关将至,在外做官的老爷和大少爷也要回来了。整个林府都开始忙碌起来,二少爷院也不例外。竹笙更是被左右驱遣,很多时候连饭也来不及用。
到了除夕夜,林府开了宗祠祭祖,除夕的祈福钟声响过,一家人按位次排好,有条不紊的行着了一整套礼仪。身在院子里的林珏,此时也只身站到在月光下,朝着东北方,方方正正的行了一套礼。
院子里除了随侍出去的大丫头们跟着林珏去了,一干人没了管束,便聚起来拿出早温好的酒食,摆起两桌小宴。不说未入府时,就是前两年,竹笙都是随侍林珏身边,从没见过下人消遣作乐的方式,今次加入,却也觉得新奇,那一晚过得十分畅快。
次日,林珏到老爷夫人处行礼毕,又和亲友聚在一处,直至晚膳后方归。院子里的下人们便开始依次行礼,轮到竹笙时,竹笙忐忑的走上前去,盈盈一礼,接着道了句吉祥话。刚要抬头时,手却被林珏拉住了,竹笙一惊,望着林珏。两月余未仔细看过,林珏今日身着大红色烫金的长衫,并一个雪白的夹袄,头上簪子是无暇白玉,端端一个世家文质公子的模样,比平日不知俊郎了多少分,竹笙竟看得痴了。而林珏眼里,竹笙虽然穿得也喜庆,却已瘦了一圈,眼底也黑了,不觉心疼了疼。只是碍于众人都在,面上却也没表示出来。
林府从初一到十五,都是家宴和戏班不停,林珏自小喜欢看戏,竟是日日不落的去了五六日,一时也用不得那么多人侍候,外面来得下人,就遣回家吃年茶,家生的下人,也遣去跟着家人去别处了。竹笙并两个无处可去的丫鬟,就担起了林珏房内的活计。
却说这日的戏曲太过喧闹,林珏听得累了,就携着檀香提早回来了,也不曾派人通传一声,所以院里留下的下人也未迎接。走到屋里,就只看竹笙一人,正站在茶几旁,专注的泡茶。
竹笙见少爷突然进了屋,心里一跳,却如常低头问了好,又笑道:“您来的正好,这壶茶方才才泡好呢。”说着忙倒了两杯,奉给林珏并檀香。
“你怎么不也歇着去?”林珏接了茶,并没急着品,反问道。
“秋水姐姐家去前特意排了年节的班,今日此时正好是竹笙当值。”
其实是竹笙使了心眼,特意替了一同轮值的早杏和梧桐,日日守在屋里,只盼林珏有一日听戏听倦了,会早些回来,再好生伺候着,兴许得了林珏的意,就能让自己回来。而早杏和梧桐巴不得有人替班,还连连感谢竹笙。
林珏喝了一口茶,其实茶该怎么泡,贴身下人们都很擅长,每人做的也不会有很大不同,但此时林珏就觉得这这茶的味道只有竹笙能泡出,心里涌起了难言的情绪,却也只道了些辛苦了的话,遣竹笙回去。
竹笙见林珏这般,也知道少爷心里有波动了,或许只差一个契机,此刻还需要等待,便安了心回屋。

【bl/训诫】林府深深 05

【有sp训诫情节,注意避雷】
*幼儿园文笔,接受批评。
*HE(ˊ˘ˋ*)
*本章为无聊的过度章节
*追文请戳同名tag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少爷。”见到林珏走出书房,守在门外的秋水迎了上来。
“你安排一下,让檀香暂顶了竹笙的位置,再给竹笙分些粗使下人的活,到周妈妈那里报备一下。”
“少爷……”
“此事不必再说了,明日替我劝劝小笙吧。”

当晚,竹笙被生生疼醒,眯着眼看了看周遭,发觉自己正趴在自己的小屋的床上,身后有双手正不轻不重的帮他揉着伤处。
“少爷?”他未敢转头,而是小心翼翼地问。
身后的手停了停,方儿看了一眼身后,正站在床帷遮掩处的林珏,见林珏摇头,才道:
“阿笙哥哥,您醒了?是方儿啊。”
怎么会是少爷呢?竹笙在心里自嘲的笑了笑。
“方儿,不必揉了,让我一个人歇着吧。”说着他又疲惫的闭上眼睛。
那一夜,竹笙始终睡得不实,梦里一会儿是三年前的变故,一会儿又是这日受的罚,他昏昏沉沉一直挨到天亮。
第二日,竹笙失宠的消息便传遍了林府。
三年前,林老爷被贬到沂水做官,在启程赴任前,亲自安排了几件家事,其中之一,便是府中一应下人的调度,竹笙就是在那时被指派给林珏的。而竹笙自进府之日起,就一直伴随在林珏左右,此番被降级,可是头一遭。
林家共三个少爷,均为嫡出,大少爷、二少爷共同的生母唐氏在生下二少爷时离世,之后,林老爷娶了续弦吴氏,是三少爷的生母。林老爷长年不在府中,只在年节归家,大少爷早已分家,自立门户,于是林府中,二少爷的地位便十分尴尬。林府众人之间一直有个说法,说竹笙便是老爷担忧二少爷受气,留下来为老爷传递消息的角色,所以府中上下,除了夫人外,均对竹笙客客气气的。所以此时竹笙失宠,倒叫众人摸不着头脑。按理,竹笙这等地位的下人,生病了,正是众人奉承巴结的极好时机,不论真心与否,总有许多人前来探望。而此次,众人仿佛还在犹豫和试探,这一日,竹笙处竟是一个来探望的都没有。
竹笙正无力的趴卧在床上,默默忍着伤处的余痛,无人来访,倒是乐得安静。方儿看着竹笙如今的处境,哭得眼睛都是肿的,反叫竹笙安慰了好一会儿才止住。
傍晚的时候,秋水来访,见竹笙状态仍不是很好,少不得又劝了劝,也把少爷的意思解释了一番。秋水走的时候,见竹笙终是想开了些,也稍稍放下心,找少爷复命去了。
竹笙一连在床上养了三天,不好再躺着了,便去秋水那边领活做。秋水终是心疼她,没打算派累活给她,却被她谢绝了。她主动领了没人愿做的洒扫屋子的活,认命似的每日早起晚睡的干起来。适应了繁重的活、粗糙的饭食和被昔日地位不如她的人驱使,花了好一段时间。
这期间,虽然同处一个院子,竹笙也没怎么见过林珏,偶尔能看见她的身影,竹笙也不敢上前,只是带着希冀和眷恋远远看上一眼,又在有人注意到她的时候立刻逃走。众人眼中,她的失宠已成为定局,熟悉她的人,感念她平时的为人,没怎么落井下石,而有些或是嫉妒她的,或是势力眼的,不由得冷言冷语开始攻击起她来。好在每天下来竹笙都累得精疲力尽,也无暇顾及,唯一难过的就是读书,她再没法上学听先生的提点,也无法与林珏一同做功课,不懂的地方也只能先作罢。

【bl/训诫】林府深深——别苑(下)

【sp情节预警,注意避雷】
*谢谢点爱心和关注的亲们,爱您们!
*林府深深的番外,可独立成篇
*写的好生硬,有空再修QAQ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两人用过晚饭后,天已经完全黑了。竹笙站在窗前,望向窗外,任思绪神游。此时雨依旧下着,且有越下越大的势头,风呼啸起来,惹得竹笙打了个喷嚏。
“快别站在那,该冻着了。”林珏走过来关上了窗户,“又发呆想什么呢?”
“没什么特别的。”竹笙笑了笑,又说道:“少爷想不想听我吹奏一曲?”
“好啊。”
于是竹笙寻出了一支笙来,稍稍试了音,默了好一会儿,一时间屋内静悄悄的,只衬托得屋外,雨砸在屋檐的声音愈发狠厉。
竹笙猝然吹奏起来,声音起势十分决绝,如一道惊雷划过落雨的天幕,接着凄厉的乐声席卷而来,如天雷不断,令林珏惊诧不已,演奏至乐曲的转势,声音已如万雷交响,轰鸣着、炸裂着,仿佛将天地撕裂,将人间吞噬,林珏只觉得自己的耳中也似有嗡鸣声。终于到了合势,声音倏地消失了一刻,仿佛天地在雷公的愤怒下化作焦炭,再无一丝生气,林珏的心跟着一空。接着,隐隐传来缥缈的乐音,如泣如诉,婉转而凄凄。
林珏听入了神,只觉得一颗心随着乐曲忽上忽下,在云端与地面急速的游走,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乐曲已经结束。却看竹笙就静静站在一边,双手端着那支笙,双目盯向窗外,眉宇间是藏不住凄然。林珏看着竹笙的表情,心里酸酸涩涩的,身体先于心里做出了反应,从背后拥住了竹笙。
“这是什么曲子?我从未听过。”
“这是为爹娘守灵时,天突然降下大雨,姐姐一时被激起了情绪,写下的。”
在分别那天,姐姐给了竹笙乐谱,说再相聚去看娘时,竹笙定要吹给他和娘听。从此以后,竹笙每每想起以前的事情,都会在自己屋里,把笙的发音口用布塞住,无声的练这首曲子。说来,这也是他第一次演奏这曲子,却因为练习得多了,竟是一气呵成,分毫不差。
林珏不禁对从未谋面的林家长女肃然起敬。这样的编曲,这样的心智与才思,让他难以相信这会是一个养在阁中的女子能拥有的。
“有机会真想见见她。”
“会有的,我也想把姐姐引荐给少爷。”

“小笙,今晚与我歇在一处吧。”林珏凑近竹笙耳边说。
竹笙不禁又红了脸,点了点头。他等着林珏躺下,又吹熄了蜡烛,乖顺的躺到他身边。林珏让了些被子过去,感受到竹笙靠过来,在黑暗里看着他,两个人就在黑暗里对视着,过了许久,才听他竹笙说道:
“少爷,今日我本不该吹这首曲子的。”
如果没有这曲子,你又要苦守那些情绪了吧,林珏心道。
“这曲子很好,我很喜欢。”说着林珏紧紧搂住了竹笙,“睡吧。”
听见臂弯里的人儿轻声道了一句晚安,林珏安心的睡去。

林珏再睁眼时,窗外的雨已停了,温柔的阳光透过窗户,洒满一室。又是一个明媚的夏日。

【bl/训诫】林府深深——别苑(中)

【sp情节预警,注意避雷】
*谢谢点爱心和关注的亲们,爱您们!
*林府深深的番外,可独立成篇
*今天是甜甜甜的拍呦!(´▽`ʃƪ)
*QAQ感觉ooc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林珏是被手上传来的刺痛叫醒的,醒来寻找刺痛的原因,发现竹笙正蹙着眉,手无识的抓挠他的手背。
林珏摇了摇竹笙,竹笙便醒了,双目有短暂的失神,脸上仍然是梦里带来的表情。过了一会儿,竹笙总算是回过神来,对上林珏关切的眼睛,嘴角扯出一丝苦笑。
林珏也知道那场变故总会在睡梦里折磨他,也不多问,只是伸手揽过他的肩膀,竹笙顺势靠进林珏怀里,闭上眼睛,慢慢平复着心情。林珏没有开口说什么安抚性的话语,但竹笙知道,他的少爷从来都在他身边,是他的依靠。
两个人接着乘船,到了湖中央的湖心岛。岛上有一座太湖石堆砌起来的石山。两个人上了岛,携手游玩了一圈假山,摘了些山上长的野杏,在山顶眺望湖景的小亭子里吃了,接着便找到亭子里的一根支柱,上面刻着两个人去年差不多此时记录下的身高。
林珏走过去,脱下鞋,背对着柱子站直了。竹笙拿起一块石头,对着林珏头顶的高度,划出一道新印记,对比了去年印记,竹笙开心道:“少爷您长高好多呢。”
接着竹笙扶着少爷穿了鞋,自己也脱鞋站过去,林珏看,也是长了一些,可是没有自己的多。
林珏看着只长到自己肩头的竹笙,敲了敲他的头。
“你呀,叫你好好吃饭,多多走动,早早就寝,是不是没听话?”
“少爷,我明明听话了的……”竹笙委屈道。
“真的?”
  “……大约是吧”
“讲好的规矩还记得吧?”
“记得。”竹笙舔了舔嘴唇。
去年,林珏迫切担心正在成长期的竹笙长不出个头来,半认真又是半开玩笑的规定,明年要是竹笙长不到他期望的身高,他便要罚了。
“那你还等什么呢?”
林珏身子一转,坐在亭子里的石凳上,抱着臂看着竹笙。
“……”
就在这里罚?不会被看见?竹笙环视了一下四处漏风的亭子,脸登时就烧了起来,低着头不敢看林珏。
“别怕,这里除了你我,并无外人。”
看着竹笙羞赧的样子,林珏笑了起来,伸手把竹笙拉过来,又加了一点力度,让竹笙顺势趴在了石桌上。竹笙回过神时,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摆在了任由少爷“鱼肉”的位置。
“罚你三十下,每一下过后先报数,再告诉我,你今后要怎样努力长高。”
这可是比只是报数还要羞人的事,竹笙脸上的温度更甚于方才,把脸埋在手臂间,没有给林珏一点回应。
“听到了吗?”
林珏带有惩罚性一掌,猝然落在了竹笙身后,发出一声闷响。
“唔……听到了,少爷。”竹笙显然也被吓了一跳,忙回道。
“那我开始了。”
“啪。”
第一掌落下,不是很疼,却发出很大的声响。竹笙只恨不得能闭上自己的耳朵。
“一……”
“没了?”
“……今后,我,我定会好好吃饭。”竹笙好似张不开嘴,这一句说得含含糊糊。
“说清楚些。”
“一,今后我定会好好吃饭。”
林珏不再为难,继续落掌。
“二,今后我定会多多走动。”
“三,今后我定会早早就寝。”
……
“十八,今后我定会早早就寝。”
随着落掌次数的增加,竹笙慢慢说得连贯,林珏挥掌的速度也稍稍加快。
“三十,今后我定会好好吃饭,多多走动,早早就寝。”
“嗯,今后可要说到做到。”
林珏抚平竹笙身后衣服的褶皱,把仍紧紧贴在石桌上,妄图和石桌融为一体的竹笙捞起来。竹笙假意挣扎了一下,才起了身,又逃进林珏怀里,嘴上小声嘀咕着什么。
“嗯?可是在念我打疼你了?”
林珏收到竹笙几乎从未又过的投怀送抱,心里软成了一滩水。
“没,不敢。”
竹笙嘴上如此说着,声音里尽是委屈,却在心里摇了摇头,少爷这次根本就没使力,只是故意叫他羞罢了。但他觉着羞更有羞的厉害,是疼比不上的。

——Tbc——